涩y99

女人下部最清楚的照片 刚火半个月就翻车,她扯掉了国产剧的遮羞布

发布日期:2022-06-19 06:41    点击次数:168

年度爆款《梦华录》女人下部最清楚的照片,也翻车了?

近几日,社交平台涌出许多批评声。

有人吐槽剧情高开低走。

也有人认为女主人设崩坏,故事内核跑偏。

「不适感逐渐大于美貌带来的快感」

其实,刚开播时,争议声已经出现了。

豆瓣热帖认为,编剧对女主妓女身份的改写,有失关汉卿原作风骨。

而该剧最热门的长评,无不言辞激烈,打出一二星低分。

当「双洁」一词登上热搜后,这种不满彻底爆发了。

《梦华录》立刻被扣上了「封建糟粕」「贞节牌坊」的帽子。

短短几天内,豆瓣评分从8.8下滑至8.6。

对比之下,同样改编自《救风尘》的老剧《爱情宝典》被夸赞忠于原著,从8.1涨到了8.9。

影视作品,本应容纳不同观点的碰撞。

但比起纠结于「双洁」本身,香玉更想把它当成一个新的视点。

由此窥见当下国产剧中更大的问题——

编剧的撕裂感。

《梦华录》改编自关汉卿所作的元杂剧《赵盼儿风月救风尘》。

讲述底层妓女互助的故事。

原作本身极具改编潜能,包含着 底层女性困境、「girls help girls」等等当下热门话题。

所以,这部剧刚一开播,就博得观众好感。

许多人都表示对这样的女性故事十分满意。

尤其是有称心的选角在前。

开播几日,就有15万人打出8.8分的高分。

观众直呼,古偶剧终于有救了。

但随着更多剧情展开,很多人发现了问题。

一方面,《梦华录》对《救风尘》的改编,修改了最为根本的出身设定。

原作中,赵盼儿出身底层。

多年来,在市井勾栏里做妓女。

《爱情宝典》

经改编后,《梦华录》中的赵盼儿成了官宦之后。

家中遭难而沦为卖艺女子女人下部最清楚的照片,后因太守恩令得以脱籍归良。

相较原作而言,抽掉了底层出身,弱化了无权无势这一层悲剧感。

对后来逆袭成功的戏剧张力也造成了一定的损伤。

而与此同时,这一人设修改也导向了女主与权臣之子男主的「门当户对」。

本质上,依然没有摆脱近些年国产剧中备受诟病的阶层偏见。

正应了毛尖老师所说的,国产剧最讲出身论。按地位、财产分配颜值,按颜值分配道德和未来。

另一方面,剧中「双洁」人设,让故事更显荒诞。

双洁,原本是言情网文中的一类标签,意味着双方肉体和心灵都与其他人无染。

如同超市给货物打上标签一样,网文标签的功能也是让作品快速而精准地流向对应的受众。

而到了面向大众的影视剧当中,双洁则显得如此不合时宜。

《梦华录》中男女主角确定关系后的对话,就遭到了猛烈的吐槽。

而立之年的男主表示,自己连逢场作戏都不曾有过。

9岁就入了风月场的女主则马上回应,自己从未「以色事人」。

脱籍后也是卖茶为生。

自始至终都是「清清白白」的。

虽然和前男友爱得很深,早早就定了终身。

但却是「发乎情止乎礼」。

不仅如此,各种场合,女主都不失时机地与妓女撇清关系。

多次解释自己的出身,说自己早已脱了贱籍。

在宋引章和东京名妓聊天时,说出「我们又不是市井名妓」。

把「卖艺不卖身」「凭本事吃饭」挂在嘴边。

如果说男女主角的对话,尚可解释为小情侣之间的坦诚相待。

那么当这套说辞过于频繁地出现在各种场合,便很难不令人感到强烈的割裂感。

一个改编自底层妓女互助的故事,却试图让女主与底层、妓女割席。

更何况,根据于赓哲教授的科普,明清时期梅毒传入中国以前,并不存在严格只卖艺不卖身的妓女。

因此,让设定在宋代的女性角色谈所谓的妓女鄙视链,本身便是个伪命题。

有人将这一问题归结于审查压力。

但实际上,除了妓女人设争议外。

剧中还从主要角色之口说出「字都不识几个的人,能讲出什么大道理」「给贩夫走卒弹曲有失身份」之类的表述。

一边立着挣脱社会偏见的人设,一边却也在巩固着这种基于身份、阶级的偏见。

随着剧情展开,这种割裂感越来越明显。

导致主角人设愈发「崩坏」女人下部最清楚的照片,同时也暴露出创作层面价值观念的错位。

当然,仅凭这些台词,不足以否定整部剧, 也不至于上升到封建糟粕的程度 。

但,在关汉卿原作超越时代的内核面前,这样的处理显得尤为过时。

对比同题材老剧《爱情宝典》,叙事及人物塑造方面不进反退。

与剧中频上热搜的「女子贵自立」等台词也形成了强烈反差,更显出编剧的自我矛盾。

加之豆瓣8.8分的捧杀,必然导致部分观众产生逆反情绪。

只把所谓的现代精神当成对外营销的抓手,但内核依然陈旧。

这种撕裂和拉扯,不只是《梦华录》或者古偶类型独有的。

也是这几年涌现的女性题材剧的通病。

拉着「女性主义」的大旗, 又在叙事中滑入封建男权的窠臼,讲着千篇一律的玛丽苏故事。

古装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取材于史实,讲述底层女性凭借经商天赋拯救了没落的吴家,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但剧中,女主的商业成功却是主要依赖于爱情的成功。

在她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仰慕者,并且都能给予她一定的帮助。

如果出于历史的尊重,侧面反映封建社会中女性力量有限,难以以一己之力出头,倒也无可厚非。

但实际上,真实的历史记载中,除了婚姻关系属实,并无其他感情线。

这种修改,仅仅只是为了迎合观众磕cp的喜好。

为此忽视了背后价值观的极大扭曲。

让性魅力盖过了女主本身的经商才能,更是与这部剧女性主义的宣传点完全相悖。

《楚乔传》讲述西魏乱世中,女主楚乔从奴隶到将军的逆袭之路。

剧中将她的阶级跨越归因于天赋。

又在她的成长道路上备好了众多爱慕者。

他们每次都能慷慨相助,让女主得以化险为夷,步步高升。

《芈月传》也是如出一辙的伪大女主,真玛丽苏剧。

芈月从小被视为「祸星」,后宫中也是众人 的眼中钉。

但她因心地善良,备受异性追捧。

每次遇难,都有男人出面帮她逢凶化吉。

甚至是初次相见,也愿为她出生入死。

不只是古装剧,现代剧也有这样的通病。

《我的前半生》,罗子君反复强调「靠自己,不靠男人」。

结果,找工作靠闺蜜男友。

最后更是靠精英男才能走出阴霾。

还有《三十而已》中的沪漂王漫妮女人下部最清楚的照片,贴着独立励志的标签。

但却寄希望于「金龟婿」 ,靠男人实现阶级跃升的梦想。

独立女性始终被男权阴影笼罩,戏剧冲突便只能转向女性之间的「雌竞」。

打小三戏码一再当作爽剧上演,但本质不过是套了现代外壳的宫斗。

女性题材的探索和发展,止于扁平的口号和说教。

时至今日,在具体的叙事中,依然鲜见女性真正实现自我独立,建构自我认同。

国内女性题材剧的挂羊头卖狗肉,暴露出的是市场的问题。

看见女性视角,讲述女性故事,本是有益的创作取向。

但是「流量至上」的不良之风下,对市场的过度迎合, 导致创作重心放在缝合爆点、消费情绪之上。

而无暇深入内容的精耕细作。

使得作品大多粗制滥造,频频陷入为批判而刻意塑造的误区之中。

全部价值落在一时的「爽感」中。

忽视现实逻辑,让女主大开金手指、大杀四方。

短期看可以满足观众的代偿心理,弥补现实的不屈。

达到制造话题,舆论引流的目的。

但长期看,消解了作品的深度和社会话题的严肃性。

对观众审美和影视环境都造成一定程度的损伤。

随着时间流逝,很多以往的爆款剧的问题都暴露了出来。

外在的批判又继续引导创作。

但一味依从市场,缺乏主体信念的影视创作,往往只是从一种偏颇滑向另一种偏颇。

观众对披着「大女主」皮的玛丽苏剧产生逆反心理后。

市场又顺势而动,制造出一批不靠男人的女强人形象。

实际上依然换汤不换药。

像《星辰大海》中,将女权与强权划等号。

塑造出无所不能的女强人形象,有意矮化的男性形象。

与现实完全脱节,让女性形象显得更加单薄偏狭。

好的创作,比起观念的「正确」,更重要的是内容本身的完整和自洽。

就像《甄嬛传》中,单拎出来看,一心想着男人的「恋爱脑」,后宫争宠的「雌竞」,都是槽点。

但在封建秩序以及人物塑造的逻辑中,它又是合情合理的。

甄嬛一生所求本来便只是一份纯粹的爱情, 而这恰恰注定了她身为后宫妃嫔的悲剧命运底色。

后来的逆袭和反杀,根本还是源于爱情理想的破灭。

甄嬛对爱情的执念,不为很多观众所认同,但角色弧光却完整、饱满、自洽,足以打动人。

这部剧并未强调所谓的女性主义,却将一定程度的批判性融入在整体叙事当中,寄于每个角色身上。

而回到《梦华录》,不难发现诸多前后矛盾,逻辑打架之处。

以关键的姐妹互助戏为例。

原著中,赵盼儿以色诱为手段,与渣男纠缠三天,救出姐妹宋引章。

因为她一直生活在勾栏之地,懂得如何利用性魅力求生存。

但在剧中,赵盼儿的出身被「净化」,没有任何以色事人的经验。

最后却能色诱成功,表现得毫无破绽,也失去了相应的合理性。

这段经历后来被赵盼儿表述为某种不堪的往事,更是背离了「救风尘」的内核。

如果只以古偶剧的要求来看,或许可以忽视上述瑕疵。

毕竟,相较于其他天雷滚滚的古偶,这部剧在表演、制作等方面显然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

但风评翻车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营销。

前期宣传,强调女性互助、冲破封建礼教束缚。

而后「双洁」却又冲上热搜。

正如剧情一般,充满令人困惑的撕裂感。

而这种撕裂感,说到底还是创作观念的错位。

贴标签、喊口号,并不等于女性主义。

只见爆款公式,不见剧本漏洞,则更是本末倒置。

往远了举例,豆瓣9.2分的美剧《美国夫人》讲的是一位保守主义反女权的女政客的故事。

她提倡女性回归家庭,做贤妻良母。

她道貌岸然,并不真正关心女性命运。

按照流量公式来看,几乎全是雷点。

但事实证明,诚实地刻画时代背景中女性的处境,呈现个体的复杂性。

这本身就是一种女性主义叙事。

口是心非,自我拉扯,反倒是在损害作品的正常表达。

我们无意苛责一部古偶剧。

但任何面向大众的作品,都应该经得起审视和评判。

一味夸赞,对纰漏视而不见,无异于破坏作品与观众的良性互动。

美人美景,固然赏心悦目。

但可信的故事与人物,才是立身之本。

《御赐小仵作》

全文完。






Powered by 涩y99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